团队介绍 | Team introduced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文化与保险 > 团队介绍

导演高则豪:资本为王,妥协成两难,剧本打磨5年的“内情”是电影人的苦楚
  

初见高则豪,是在一段视频采访里,他在讲述电影《目击者》的创作过程;再见高则豪,是在世贸天阶商业区拥挤的人流中,带着黑框眼镜的他在人群中有着突出的学者气质。


从广告业转行到电影业,高则豪已经跨界十余年。这一年,他带着第二部作品《杀瓜》陆续登上华沙、FIRST、蒙特利尔等国内外各大电影节展,领回的诸多奖项回报了他的付出和努力。


在高则豪看来,一个人只要想把事情做好,就会遇到挑战。但他并不把拍电影当作挑战,“这是我喜欢的事情,我愿意投入心力和精力把它做好。”


“从事电影,是一种本能反应”


一个人选择某种职业,会有各种原因。


1994年从厦门理工学院美术专业毕业后,高则豪当了广告片导演,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,“学任何一个学科,都可能成为导演。”但干了几年广告后,高则豪发觉拍广告是为广告商服务的,是一个服务行业,大多是拍漂亮的画面,尽管也有创意空间,但相对较少。


随着年龄慢慢增长,拍广告片已经不能满足高则豪自我表达的欲望了,因此他希望从事电影业。与拍广告相比,他认为拍电影更有意思,也能带给他更多创作空间。


“电影在创作上主观的东西更多,虽然也会受到制片方等各方面的影响,但是相对来讲,电影还是导演的作品。


之所以认定了要去拍电影,也是因为高则豪爱看电影,“看了很多电影,就会慢慢喜欢上它,之后就希望去从事它,这是一种本能反应。”


因为一部《记忆碎片》,高则豪被英国导演克里斯托弗•诺兰惊艳到了,他喜欢上了诺兰的作品,尤其是《黑暗骑士》。这十几年,高则豪看着诺兰一部部地拍,越拍越大,直至成为好莱坞顶级电影导演,这让他成为电影从业者的信念更为坚定。


高则豪转入电影行业可谓步步为营。2005年,他到北京电影学院参加了为期一年的导演系研修班的学习。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。“那个课程就一年,我给自己又加了一年,专业蹭课的。”高则豪腼腆地笑了,他对当时的感受记忆尤深,“读那个班有一种幸福感。走进主教学楼去上课的时候,我感受到一种仪式感。在那栋楼里,每间教室都由老师带着学生看电影。各个系不一样,有导演系、摄影系、美术系、电影学系、制片系,但都能感受到大家学习电影知识的渴望。我也不断吸收着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

离开北京电影学院后的第五年,即2012年,《目击者》上映了;第九年,即2016年,《杀瓜》创作完成。期间,他继续接拍广告和短片,为了生存,也为了寻找拍电影的机会。

“媒体经常报道某个剧本花了五六年时间来打磨,其实是因为找不到钱。”高则豪道破了文娱圈里的这个秘密,大部分的情况是这样,当然,确实也有剧本是写了好多年的。”


找投资真就这么难?高则豪说,对于没有作品的新导演而言,的确困难重重因为国内目前的电影资金大都向“头部”集中。不过有了像“青葱计划”“FIRST创投”等渠道之后,很多新导演就可以通过努力而获得机会。


《目击者》《杀瓜》都是小成本影片,尽管对于“大片”也有向往,不过高则豪对此亦很坦然:“诺兰也是一步一步往前做,现在才能拍上亿美元成本的电影。” 


“获奖绝对不是镀金”


无论是《目击者》还是《杀瓜》,都充满了戏剧张力,也都表现出深刻的人文关怀以及对生命的思考。影片的这种主题表达,与高则豪在财新杂志社兼职四年的经历不无关系。这家媒体关注民生问题,高则豪在那段时间看过太多人生百态,对现实世界的认识更为透彻,他的世界观也由此改变。


同时,他也喜欢当代作家的小说,描绘当代人和当今时代的现实主义作品给了他很多启示。“关照现在的时代、我们的生活、自己和周围人的发展,洞察人性,渐渐形成自己的观点,自然会把这些放到作品里。”


高则豪参与了两部电影的编剧工作。“幸运的是,我在剧本阶段就开始介入,《杀瓜》是我自己写的剧本,《目击者》基本也是。我可以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放到故事里。”
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两部电影从一开始就没有采用商业片的运作方式。它们都不是纯粹的商业片,而是更偏向文艺片,因此在参加过国外电影节后再转内销,反而受到国内市场的欢迎。《杀瓜》获得了“最佳电影华沙大奖”、第四十一届蒙特利尔世界电影节“中国电影竞赛单元提名”等荣誉,《目击者》也入围了第二十九届华沙电影节。而国内的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,高则豪和他的作品也已经成为座上宾。“他们这几年做得越来越好,上一届的主席是王家卫,这一届是娄烨。现在国内扶持新导演的机构越来越多,甚至吸引了国外青年导演的片子投向国内。”他说。


对于去国外“镀金”的说法,高则豪并不认同。“获奖绝对不是镀金——  一部电影是不是金子,是早决定了的。”他认为影片得奖有一定的好处,比如会受到媒体的关注,有利于后期的发行和宣传,“但至于后续到底怎么做,就得看制片人的考量了。”


其实,无论是进院线还是院网同步发行,对于小成本影片来说,都是回收资金的渠道;而对于创作者而言,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高则豪对于走哪个渠道并不纠结,“不一定非要在电影院上映,我没有那种执念。”


不过,令高则豪头疼的是相关资源配套的跟进,“大家认为我拍得挺好,也能在电影节上拿奖,但是后期的发行跟宣传还是遇到了问题。”这是前些年的情况,如今高则豪看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。“国内一些新导演扶持计划做得挺好,不仅提供拍摄资金,还给予辅导,影片上映时还有一些支持,整个态势越来越好。”


“做电影的人都活在虚幻当中”

高则豪尽管是福建人,但普通话很标准,语速较慢,条分缕析,每个问题都是认真思考后才给出答案。尽管有人对他说这样效率太低,不够雷厉风行,但“慢一点,挺好”,高则豪表达出了自己的喜好,“我不习惯跟语速特别快的人打交道,而且那样的人脑子转速也特别快,甚至远超语速,和他们打交道很累。”

人是容易被外部环境影响的。当被架到一定位置的时候,人常常会迷失,会自以为是。”在高则豪看来,人应该保持“自我怀疑”。他就经常剖析自己:“我拍了两部电影,我会拍电影了——但是,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不一定。”


这就是喜剧。“喜剧是人所处的环境和境遇与自我认知不匹配,进而产生一种割裂感。”高则豪阐释着自己对于喜剧的理解,“喜剧不仅仅是逗观众笑的,也有特别黑色又有趣的。”接下来,高则豪对于即将执导的喜剧电影做好了储备。

    中国保险学会网   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    中国人民保险集团    中国证监会   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会   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    中国风险管理网    中国风险管理网   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   
版权信息:亚博体育在线登录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170号凯旋中心C座2601室
邮编:10010 电话:010-58235080 传真:010-58235059 京ICP备14024596号 技术支持:原创先锋